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所有我曾经熟悉的却早已经遥远在天边

时间:2017-11-14 13:13/点击: 来源:www.eu3.com.cn

 吃过药,温言一直坐在玫瑰的旁边,玫瑰埋着头默默的咽着水果,心里被巨大的悲伤湮没,如果悲伤能像水果一样被咽下去该有多好。她不敢说话,她怕一开口就泣不成声。
  
  {他的音容笑貌还犹存在我的脑海里,而他的。}
  
  桐花街的梧桐花已经不见踪影,梧桐叶已经开始泛黄,偶尔有枯掉的叶子颤巍巍的飘下来,掉在水泥街道上,静静的躺在那里,像一具具皱巴巴的尸体。
  
  三个月已经过去了,玫瑰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眼角膜。在医院的日子,她已经从最开始的歇斯底里,到知道了温言有所爱后的沉默不语。温言来病房的日子越来越少,他忙着准备婚礼各种要用的东西。她在病房的床上,伸手触碰空气里的微凉,突然眼角一酸,有淡淡的忧伤植入,还夹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委屈。
  
  屋子里电话铃响起,温言在花店门口张罗花盆,隔着不是多远的距离,温言悠悠的走过去,刚拿起电话时对方就挂了。看到是许桐的未接电话就直接拨了过去,回应的却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再拨过去还是关机。放下手机,温言温柔的笑笑,继续整理他的花,这三个月增种了很多盆桐花,初冬的寒冷,要把这一盆盆桐花培养得绿意盎然确实不易,这些花是温言准备作为结婚礼物送给许桐的。
  
  傍晚惦记着很久没去看玫瑰,温言便锁了花店门,带了村上春树的书赶去医院。推门而入看见的是玫瑰站在窗前,白色的病服掩在窗帘边,头上是红色绒绒的帽子,玫瑰小小的身体嵌在傍晚的窗户里。温言突然觉得心里被火车碾过一样碎,他知道玫瑰的心,却不能接受。自从上一次玫瑰问了那句话以后,温言每次见玫瑰都会觉得对不起她,即使玫瑰眼睛看不见,他也会尴尬。
  
  走进去,轻轻的把书放在床柜上,玫瑰察觉到轻微的声响转过头来。“又要吃药了吗,护士?”玫瑰没有丝毫感情的语气瞬间像一个沉重的拳头打在温言的胸口上,闷得他呼吸困难,他在心里想这个女孩到底要怎样来保护,她现在除了能说吃药就没有别的言语,温言突然在心里恨自己。
  
  “玫瑰,是我。”温言答道。
  
  “哦……温言”原来他已经很久没来了,久到玫瑰曾经不用问也能感觉出他的气息,听出他的脚步声。到底多久了,他的音容笑貌还犹存在我的脑海里,而他的所有我曾经熟悉的却早已经遥远在天边。
  
  温言看到玫瑰眼睛里瞬间零星的光亮很快暗了下去,他不知道此刻该以怎样的方式来面对玫瑰。房间里,深深的沉默。过了许久他才说:“玫瑰,我来看你……”然后又是深深的沉默,死寂一般。
  
  当所有天光都暗下来,黑暗降临,城市的灯光争先恐后的挤破了黑暗出现,刺眼的灯光把黑暗驱赶到光亮的上空。
  
  温言关了出租车门,朝花店门口走去。手机在裤兜里剧烈的震动,接起电话,那边是陌生的男音:“喂,您好,请问是许桐的丈夫吗?”温言刚想回答,那边接着说“这里是崇州市医院,许桐现在正昏迷不醒……”
  
  “许桐现在正昏迷不醒……昏迷不醒……”挂断电话,温言还愣在原地,脑海里一直回荡的是电话里刚才那句话。
  
  从成都一路打车赶到邻市,到医院温言问了护士便迅速的冲到手术室,手术灯还亮着,温言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面。手术灯一熄,温言便大步冲了上去抓住医生的手问:“病人情况怎么样了?”医生只是摇了摇头,一边脱手套,一边离开了。
  
 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,温言靠着墙缓缓的滑下去,一场溃不成军的悲痛在心里翻腾。身为医生,早已经看惯了生死,只是在这一刻当发生在与自己心心相连的人身上,除了无能为力,剩下的只是巨大的悲恸。
  
  这一刻,全世界轰然倒塌,温言嚎啕大哭。那天医院来来往往许多人看见一个好看的男子蹲在手术室门口哭泣,那种路人皆知的悲伤,无处遁形。

上一篇:灭菌消毒开创我国干净鸡蛋上市领军品牌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eu3.com.cn/a/chanpinzhanshi/2017/1114/6.html